历史文化
发布时间: 2021-07-08 16:05 来源: 临平区

江之故地即临平   文/王庆

在三国东吴之前,史书上并无关于今余杭区临平的记载,两汉史书中关于临平的内容大凡都指现陕西省乾县的临平。“信武侯靳歙,以中涓从,起宛朐,攻济阳,破李由军。击秦军亳南、开封东北,斩骑千人、将一人,首五十七级,捕虏七十三人,赐爵封号临平君”(《史记》卷九十八《傅靳剻成列传第三十八》),然彼临平君与今余杭临平不知有没有干系。汉代之后,钱唐临平之名,渐见史册,如“汉交趾太守姚俊,藏蜕临平”(明万历《钱塘县志》)、“义兴太守表临平范明为参军” (《晋书·顾众传》)“丁兰母冢在临平”(明田汝成《西湖志余》)等。唐林宝《元和姓纂》、南宋咸淳《临安志》均有褚泰“封钱塘临平侯”的记载:“褚泰,仕吴,封钱塘临平侯,遂居钱塘。”这位“自幼仁厚,政宽形简,惠泽及民”的临平侯自然与临平有关,惜事不详。

临平的历史自然远远早于史册所载,至少距今两千多年以前,今临平连同杭州均为浅海湾。

皋亭山这一地名就可以说明,“皋”字指水边的高地,如岸江皋,汉皋;也指沼泽、湖泊,如“鹤鸣于九皋”。而其他的诸如黄鹤山、桐扣山以及临平山以西的诸多小山,或许都没于浅海中。考古发现也能说明这一点,如钟毓龙《说杭州》引前人记载,泛洋湖在明朝正德年间,出土过一只大海船,“乃泛海之舟,规制甚异。”若如此,为浅海湾无异。

明田汝成《西湖浏览志余》中说:“杭城之水皆东北向,而输委于临平,盖地势使然也,水口浩散。”杭州西湖形成的年代,根据中国著名地质学家李四光的理论可追溯到四千年前,在这之前,西湖这片水域向东与大海连成一片,形同一个伸入内陆的浅海湾。那么紧邻杭州而地势又更低的临平自然同为浅海。浅海向东延伸,一直延伸至杭州湾入海口。在这片水域的南面的钱塘江,其入海口正好处于大海与浅海湾的结合部,川流不息的江水将上游的泥沙不断冲刷下来,在入海口却遇到海浪的反作用,向西北涌动,而临平、皋亭诸山恰如一座屏障,阻遏滚滚江潮,当潮水退去,原被裹挟着的泥沙滞留沉积下来。潮起潮落,经年累月,湾内泥沙淤积,至汉代形成沙洲浅滩,洲内积水形成临平、诏息、泛洋以及西湖众多湖泊的雏形。《神州古史考》作者这样以为:西湖与临平湖并谓之钱塘湖,旧本合为一流,以注之江者也。《太平寰宇记》也持这种说法:西湖与临平湖,并谓之钱唐湖。临平称钱唐湖者,本《晋书·陈训传》,旧本合为一流,以注之江者也。清厉鹗《艮山杂志》也明确这一点:“自赭山约十余里,为临平湖,又十余里为槎渎,又十余里为诏息湖,又十余里为泛洋湖,又十余里为缆船石,以上五处,在今犹为大泽,在古则联贯成一。”又经历代不断疏浚建设,最终成为半封闭之浅水湖泊。临平湖与东江(古太湖尾闾之一)相连,波流浩大,还处在杭州湾相通的浅海湾之中。直至晋惠帝年间,吴郡临平岸崩溃,也表明仍然受到江水冲击和侵蚀。

当然,也不排除另一种说法,即古太湖一条河口湾湮废后形成的一个湖泊。研究认为,全新世早期,太湖之北和太湖东南存在两个大的丘状台地,其中一以嘉兴和桐乡为中心。在太湖和杭嘉湖平原的西面,由于地从杭州湾至太湖的西区存在着一条规模较大的低洼带,也是新世最早的海侵进入太湖流域的主要通道之一,这一区域表为沟谷地貌。至全新世中期,由于太湖周围地形在径流、波潮流和风暴的堆积作用下不断加高,在此过程中,南部的杭嘉湖平原高程逐步升高,而较低的临平山南便留下一个湖泊。

说临平变迁得从临平湖说起,如同杭州城与西湖。

临平湖,其名最早见于赤乌十二年(249年),“吴录曰:六月戊戌,宝鼎出临平湖。八月癸丑,白鸠见于章安”(《三国志)卷四十七《吴书》吴主传第二)。故又名鼎湖。稍后史书说它:“今在仁和县界,去城东北四十八里(《资治通鉴》注),在临平山南(《太平御览》引《吴地记》),周十里,吴志赤乌十二年宝鼎现,因呼为鼎湖(《祥符图经》)。”其名石函湖者,则因《吴郡志》称“孙皓时,湖边曾得石印”之故。临平湖又名东湖,是因它在杭城西湖之东边缘故,其地今有东湖街道、东湖村。    历代史籍对临平湖均有介绍,可仔细对照辨析。

北魏时郦道元所著《水经注》,记载的河流水道1252条,其中有关临平湖的记载主要有以下三条:一是《沔水》引阚骃《十三州志》曰:“浙江自临平湖南通浦阳江。”二是《渐江水》:“浙江又东合临平湖。”三是《渐江水》引刘道真《钱唐记》:“(临平湖)上通浦阳江,下注浙江,名日东江,行旅所从以出浙江也。”按照《水经注》所说:“浙江合临平湖经槎渎以入于海,槎渎与临平湖相连,久之江涨遂成平陆。旧称湖大三千余亩。”槎渎,隔上塘河与星桥桐扣相望,稍南即乔司和睦联桥。

《水经注》有关临平湖的记载曾有过争论。临平湖合浙江、通浦阳江,关于这一点,唐宋以前未闻有学者怀疑其真实性。两宋以后,始有人怀疑,如沈谦《临平湖考》所说“湖合浙江、通浦阳,元人褧伯宣及明田汝成、郭绍孔辈皆疑之。”沈谦提到的褧伯宣曾作《浙江潮候图说》;田汝成有“多记湖山之胜,实有关于宋元者为多”的《西湖游览志》;郭绍孔则是熟悉当地掌故的临平人。这几位自然是当时权威。持怀疑态度的尤以毛奇龄《杭志三诘三误辨》为最著名。自毛氏之说一出,全祖望、赵一清等学者均持否定态度,全祖望甚至诋其为“不知而作者,妄为《杭志三诘三误辨》。”毛奇龄认为刘道真“误以临浦为临湖,又误以临湖为临平湖”的说法,实是以今证古的想当然之辞。刘道真、郦道元生活年代均在南北朝时期,临平湖这个地名在此之前已见记载。学者郁震宏认为:实际上,如果按照南北朝时的实际情况,毛奇龄的推论只能作“误以渔浦为阳陂湖,又误以阳陂湖为临平湖”,这样的说法显然是可笑的。唐朝或唐朝以前没有出现毛奇龄所指的“临浦”这个地名,是比较符合文献记载的实际情况的,清代学者李慈铭《苟学斋日记》中也说“西城湖盖即今之临浦,六朝所谓渔浦也”,说明临浦在六朝时也即刘道真、酈道元的时代称作“渔浦”,而不叫临浦。因此,《水经注》文中的“临平湖”断非“临湖”、“临浦”之误,自王祎、张元忭以迄毛奇龄、阮元直的说法是不足信的。

再看看其他史籍对临平湖的记述。

《水经注疏》卷四十谓:“浙江北合诏息湖,湖本名阼湖,因秦始皇帝巡狩所憩,故有诏息之名也。”“亦曰御息湖。在今仁和县东北十八里。浙江又东合临平湖。守敬按:《隋志》,钱唐有临平湖。《元和志》,临平湖在盐官县西五十五里。今仁和县东北五十四里有临平山,湖在山东南五里”。

唐李吉甫写于宪宗元和年间(806-820年)《元和郡县志》明确指出:“临平湖在盐官县西五十五里。今仁和县东北五十四里有临平山,湖在山东南五里”。

成书于北宋政和年间(1111—lll8年) 的《舆地广记》只说:“临平湖在仁和县。”南宋咸淳《临安志》卷之二十四《山川十三》将旧志、题咏罗列:“临平湖,《舆地广记》云:在仁和县。祥符《志》云:在县东长乐乡,周回十里。湖中有白龙潭。《吴志》:赤乌十二年,宝鼎见,因呼为鼎湖。晋武帝咸宁中,彗星孛于角。古者云,吴临平湖自汉末壅塞,至是复开。父老相传,此湖塞,天下乱;此湖开,天下平。又吴郡言临平湖边得一石函,中有小石,青白色,长四寸,广二寸,刻其上,作‘皇帝’字,孙皓于是改元为天玺。晋安帝元兴一年,临平湖水赤,或以为祥瑞。题咏:权德舆《临平湖夜泛》诗:素彩皓通津,孤舟入清旷。已爱隔帘看,还宜卷帘望。隔帘卷帘当此时,惆怅思君君不知。张祜《临平湖》诗:三月平湖草欲齐,绿杨分映入长堤。田家起处乌龙吠,酒客醒时谢豹啼。山槛正当莲叶渚,水塍新擘稻秧畦。人间谩说多歧路,咫尺神仙洞却迷。”

明成化《杭州府志》则称:“旧称湖大三千余亩,今久塞,人家多佃为桑田鱼池。”明嘉靖《仁和县志》卷二封畛·山川:“临平湖在县东北五十四里长乐乡,周围十里。湖中有白龙潭。”“今湖多淤塞,为田亩鱼池。”

清朝初年顾祖禹所撰《读史方舆纪要》指出其方位与大小:“在盐官县西五十五里,溉田三百余顷。”清康熙《仁和县志》卷之三《山川》:“临平湖在县东北五十四里长乐乡,一名鼎湖……湖有四闸,周十余里……今久塞,人家多占为桑田鱼池。(白龙)潭不通湖,无复风涛之险,而湖也不通运河矣。”淸乾隆《杭州府志》记了湖的大致方位及作用:“湖在山东南五里,唐宋时,湖水皆直至山下,南宋为运道所经。”

临平湖在形成之后的数个世纪,其范围并不稳定,几度遭受海侵,如在三国“天玺元年,吴郡言:临平湖自汉末,草秽壅塞,今更开通。”临平湖在汉末已“草秽壅塞”,至天玺元年(276年)再度开通,且有长老相传的故事,可知此前临平湖已经历几番“壅塞一开通”的循环,即一时潮汐退去现出了临平湖,即所谓“湖开”;一时海侵淹没了临平湖,即所谓“湖塞”。陈至德二年(584年),“仲冬朔夜,其镇平沉为湖,约方九里许,居民惊骇。”临平湖再次遭到海侵,连临平也被淹没,转而成为濒海地区。据《临平记》臷:“贞明元年冬十一月,陈临平湖开。”“孙皓丙申之岁,临平湖开。”这是江潮退去又一例。宋宣和七年(1125)临平湖溢,建妙华庵以厌之。这是受江潮入侵的又一例,亦是湖开湖塞的注释。章鸿钊《杭州西湖成因一解》∶“记载之有西湖,虽若始于汉,然其时必随潮出没,潮上而湖没,潮下而湖见,殆犹在若无若有之间。”这话也适合临平湖。

不仅在汉、晋,直至唐、宋,临平湖的湖开湖塞仍在继续。唐时,杭州湾又发生显著变化。由于湾口拓宽,进潮量加大,外海湖流直逼澉浦,折向曹娥江口,受阻折北,射向海宁,因此海岸受冲击增强,海岸大涨大塌达10-20公里。为防江水冲击、侵蚀,自东汉初,土石筑钱塘堤,隋、唐均历经修筑。吴越天宝三年(910年),钱镠上《筑塘疏》说:“民为社稷之本,土为百物所生,圣人云:‘有土斯有财’,此塘之不可不筑二也。”于是在江边筑捍海石塘,用“石囤木桩法”,考古发现钱氏捍海石塘属“竹笼石塘”结构。海塘基础宽25米左右,塘堤高约5米,面宽10米。外坡用“竹笼沉石” 和4排木桩固定基础,并用长近10米的巨木横向捆扎,再用木桩卯住,形成整体,外立“滉柱” 六重交错布列,以抗击汹涌潮水冲击,堤身外再抛石护岸。内坡用木桩、竹篱笆、苇席构成挡土墙,并以巨木橫向加固。

临平湖完全与江海隔离,成为一个內湖。其成形当在此时,即钱镠筑海塘以后,一个约有三千亩大的湖泊。

北宋时临平湖犹为大湖,“波流浩大,每见漂荡。而运河百里,尤辇运省觐之冲,甃叠永和”,就指彼时。江潮冲激的对临平一带影响虽有減少,但仍时有发生。由于自然环境变迁,加之人类活动加剧。临平湖也常因海患而成了“寒浪落时分作荡,新流涨处合作湖”的水乡泽国。其时,湖水皆直至临平山下,南宋为运道所经。北宋端拱元年,(988)临平建镇,执政者为保境安民,于元丰年间(1078年~1085年)和南宋绍定二年(1229年),先后筑起了白龙潭堤和永和堤。“永和塘在仁和县永和乡,地接古鼎湖白龙潭,俗谓之三里险。水势涨溢,一遇卯风震荡,则数百顷中瞬息湮没,乡民患之。绍定己丑,邑士范武倡为义役,捐以助修筑,塘成,岁无水患,邑宰范光命名曰永和堤。”(咸淳《临安志》卷之三十八)许应龙《永和堤记》:“运河有塘,衣带潮水,自帝都东北桥镇薄吴头楚尾,绵亘千余里。关提封者六州,带主管者十县,仁和首当其一。邮递辇运,幢幢旁午。帷永和堤阻鼎湖、白龙潭之险,卯风湍流,夤夕鼓荡,一有线溜,则膏腴数百顷瞬刻就浸,繫欲经久不拔,是岂一日一人之力哉!邑有范、任二君倡为义役,乃悉心讨究,谓土力娄潰于戒也,于是率众僦工,筑以石,桩以松,迄咸二百五十丈,为钱数千缗,范君为费,独当什伍,董视犒赍尤详焉。”两塘的兴建,尤永和塘的筑成,自海宁长安的运河航道始由上塘河西去而抵杭州,漕运往来,客船络绎,成为漕纲运输的主要通道。而且稳定了临平的陆地面积,使临平逐渐兴起,加之所处的地理位置及便利的交通,一跃而为杭州城外著名的市镇。

宋时,临平湖逐渐淤塞,白居易任杭州刺史时,曾经提议决口临平湖,沈谦在《临平记》中引《钱塘湖石函记》的记载:“钱塘湖,一名上湖,北有石函,南有石笕,凡放水溉田,每减一寸,可溉十五余顷,每一复时,可溉五十余顷。自钱塘至盐官界,应溉夹官河田,须放湖水入河,从河入田,脱或不足,即更决临平湖添注官河,则有余矣。若官河干浅,但放湖水注河,可以立通舟楫。”为顺应经济发展,还在临平南开凿了一条东西向的运河,东接长安,流经临平境三公里,西通杭州塘河,即古运河南段,南由支流和睦港通钱塘江,北自龙兴船闸,与镇北下塘河相连。居民不仅饮用称便,还利于商贸货运。为了蓄水利于农事,自东至西筑起了施家堰、吴家堰、费仁堰、梅潭堰、黄家堰、汤家堰,潘公闸、临平闸、小林大闸等,宋庆元元年(1195)冬十一月重修临平石笕,在临平镇中建陡门,接通南北向的下塘河,以利农事灌溉,便利交通,发展经济。

元末起义割据江浙的吴王张士诚,开武林港至江涨桥的新运河后,自长安经临平到杭州的旧河道就不再是主运河,自然影响到临平湖的“运道所经”,面积日益减少。明中叶,临平湖淤塞加剧。湖址在镇东南海宁的姚家埭村与杭县的破箬帽、界牌头两个自然村交界处,即今海宁许巷乡胜利村和余杭南苑东湖村之间。正如沈谦所说“元末多塞为田亩,佃为鱼池。迨夫弘治间,日益淤塞。”“洲中只见风檣出没而无莲花矣。”到了明永乐十一年(1413年),江堤又圮,“临平湖溺死者甚众(且)田庐漂没殆尽。”说明临平湖距钱塘很近,加上江上堤塘不够牢固,若遇大风巨潮,便泛滥成灾。因而,修筑海塘仍为当务之急。清康熙五十九年(1720),海宁、仁和一线海塘受岸崩塘毁的威胁,成为清代防守、修筑的重点,是年,首次在仁和县兴筑鱼鳞石塘,从此修筑不绝。现存的钱塘江海塘(北岸余杭段)为清中期修筑,大体呈东西走向,西至乔司镇胜稼村与江干区九堡镇交界处,东至南苑街道钱塘社区与海宁市许巷镇翁家埠交界处,总长约8000米。塘身采用尺寸基本统一、六面平整的长方形条石(石材有花岗岩、石灰岩、红砂岩等)丁顺上迭,纵横排列,各层之宽度自下而上依次递减收分(下一层比上一层条石内收约8厘米),外观如同鱼鳞,故称鱼鳞石塘。组成最上面一层塘路的条石长约1.45米,宽0.35~0.4米,厚约0.31米,重约350公斤。每两块条石间有长0.16米、宽0.11米的 束腰生铁锭扣榫相连,使得所有条石连成整体。除个别路段因建造房屋或修建公路等被破坏或被掩埋入地下以外,基本保存完整。这一段又被称为“乔司海塘遗迹”。南苑街道万常社区新万村16号民宅前海塘塘面的一块铁锭上发现“钦工”二字,说明这段海塘由官府主持建造。

据上述介绍,可以看出临平湖的变化:远古时,波流浩大,每见漂荡,还处在杭州湾相通的浅海湾之中。秦汉时,联贯成一的大湖逐渐分解成临平湖、槎渎、诏息湖、泛洋湖、西湖等单个湖泊,它们之间距离大约都在十里左右。而这些湖泊旧本合为一流,其水都与江河相通。其范围并不稳定,几度遭受海侵,潮上而湖没,潮下而湖见。唐时,湖在临平山东南五里,周回十里,湖大三千余亩。吴越筑捍海石塘,临平湖始与江海隔离,成为一个澙湖。宋代,江潮冲激仍时有发生,临平湖也常因水患而成了“寒浪落时分作荡,新流涨处合作湖”的水乡泽国。明中叶,临平湖淤塞加剧,浮沙壅塞,小旱輒涸。而至明末清初,已为桑田鱼池,也不与上塘运河相通了。

清朝至民国初年,还留有一片大小不一的池塘,成为塘漾棋布、河港交错的典型江南水乡。

文献中有关临平之记载最早见于3世纪初,然而,无庸置疑的是,临平地区的发展进步自良渚文化时期,即新石器时代晚期就有所体现了,远远超出有明确文献记载的时间范围。

1993年4月,星桥横山出土良渚文化随葬器具多达284件,除一件陶器外,有大小石钺132件,玉器达151件。一级文物的双联玉琮、玉柱形器是良渚文化玉器中之精品,极为珍贵。星桥横山出土良渚文化器皿以来,随着考古工作的开展,良渚遗址群东边的临平遗址群逐渐显现。该遗址群距良渚遗址群仅20公里, 先后发掘了横山、三亩里、后头山、里马墩、玉塘、灯笼山、茅山、玉架山等8个遗址点。依照新近的考古成果,里马墩、玉塘、灯笼山3处遗址点归属于玉架山环壕聚落群。此外,遗址范围经调查还确认张羊年、北横山、大坟前、秕山、临平山东坡、南山、南扒山、毛竹山等8处遗址,分布范围约30平方公里。有学者为此明确提出临平遗址群的概念。

临平遗址群是规模和等级略低于良渚遗址群的次级文化中心,横山显贵墓葬、玉架山环壕聚落群、茅山大型农耕遗迹是其代表性文化内涵,它们反映了良渚时期贵族等级、社会组织结构、生产力发展水平等诸多方面的真实状况。临平山的西、北部地带在良渚文化时期存在过一个较大规模的人口聚集,已进入新石器时代。然而人类尚难于在这里持久生存。考古工作者认为可能的根本原因是水灾。距今5400年前后和4000年前后,由于气候与海面波动引发两次巨大的水患灾害,发掘地层中的海沙堆积表明这种灾害。此时北方正值大禹治水的年代,临平良渚文化大约也在此时突然消失,原土著部族也向他处迁徙。


历史文化

历史文化

历史文化

历史文化

历史文化

分享到:
【返回顶部】
【打印本页】
历史文化
发布时间: 2021-07-08 16:05:50 来源:临平区

江之故地即临平   文/王庆

在三国东吴之前,史书上并无关于今余杭区临平的记载,两汉史书中关于临平的内容大凡都指现陕西省乾县的临平。“信武侯靳歙,以中涓从,起宛朐,攻济阳,破李由军。击秦军亳南、开封东北,斩骑千人、将一人,首五十七级,捕虏七十三人,赐爵封号临平君”(《史记》卷九十八《傅靳剻成列传第三十八》),然彼临平君与今余杭临平不知有没有干系。汉代之后,钱唐临平之名,渐见史册,如“汉交趾太守姚俊,藏蜕临平”(明万历《钱塘县志》)、“义兴太守表临平范明为参军” (《晋书·顾众传》)“丁兰母冢在临平”(明田汝成《西湖志余》)等。唐林宝《元和姓纂》、南宋咸淳《临安志》均有褚泰“封钱塘临平侯”的记载:“褚泰,仕吴,封钱塘临平侯,遂居钱塘。”这位“自幼仁厚,政宽形简,惠泽及民”的临平侯自然与临平有关,惜事不详。

临平的历史自然远远早于史册所载,至少距今两千多年以前,今临平连同杭州均为浅海湾。

皋亭山这一地名就可以说明,“皋”字指水边的高地,如岸江皋,汉皋;也指沼泽、湖泊,如“鹤鸣于九皋”。而其他的诸如黄鹤山、桐扣山以及临平山以西的诸多小山,或许都没于浅海中。考古发现也能说明这一点,如钟毓龙《说杭州》引前人记载,泛洋湖在明朝正德年间,出土过一只大海船,“乃泛海之舟,规制甚异。”若如此,为浅海湾无异。

明田汝成《西湖浏览志余》中说:“杭城之水皆东北向,而输委于临平,盖地势使然也,水口浩散。”杭州西湖形成的年代,根据中国著名地质学家李四光的理论可追溯到四千年前,在这之前,西湖这片水域向东与大海连成一片,形同一个伸入内陆的浅海湾。那么紧邻杭州而地势又更低的临平自然同为浅海。浅海向东延伸,一直延伸至杭州湾入海口。在这片水域的南面的钱塘江,其入海口正好处于大海与浅海湾的结合部,川流不息的江水将上游的泥沙不断冲刷下来,在入海口却遇到海浪的反作用,向西北涌动,而临平、皋亭诸山恰如一座屏障,阻遏滚滚江潮,当潮水退去,原被裹挟着的泥沙滞留沉积下来。潮起潮落,经年累月,湾内泥沙淤积,至汉代形成沙洲浅滩,洲内积水形成临平、诏息、泛洋以及西湖众多湖泊的雏形。《神州古史考》作者这样以为:西湖与临平湖并谓之钱塘湖,旧本合为一流,以注之江者也。《太平寰宇记》也持这种说法:西湖与临平湖,并谓之钱唐湖。临平称钱唐湖者,本《晋书·陈训传》,旧本合为一流,以注之江者也。清厉鹗《艮山杂志》也明确这一点:“自赭山约十余里,为临平湖,又十余里为槎渎,又十余里为诏息湖,又十余里为泛洋湖,又十余里为缆船石,以上五处,在今犹为大泽,在古则联贯成一。”又经历代不断疏浚建设,最终成为半封闭之浅水湖泊。临平湖与东江(古太湖尾闾之一)相连,波流浩大,还处在杭州湾相通的浅海湾之中。直至晋惠帝年间,吴郡临平岸崩溃,也表明仍然受到江水冲击和侵蚀。

当然,也不排除另一种说法,即古太湖一条河口湾湮废后形成的一个湖泊。研究认为,全新世早期,太湖之北和太湖东南存在两个大的丘状台地,其中一以嘉兴和桐乡为中心。在太湖和杭嘉湖平原的西面,由于地从杭州湾至太湖的西区存在着一条规模较大的低洼带,也是新世最早的海侵进入太湖流域的主要通道之一,这一区域表为沟谷地貌。至全新世中期,由于太湖周围地形在径流、波潮流和风暴的堆积作用下不断加高,在此过程中,南部的杭嘉湖平原高程逐步升高,而较低的临平山南便留下一个湖泊。

说临平变迁得从临平湖说起,如同杭州城与西湖。

临平湖,其名最早见于赤乌十二年(249年),“吴录曰:六月戊戌,宝鼎出临平湖。八月癸丑,白鸠见于章安”(《三国志)卷四十七《吴书》吴主传第二)。故又名鼎湖。稍后史书说它:“今在仁和县界,去城东北四十八里(《资治通鉴》注),在临平山南(《太平御览》引《吴地记》),周十里,吴志赤乌十二年宝鼎现,因呼为鼎湖(《祥符图经》)。”其名石函湖者,则因《吴郡志》称“孙皓时,湖边曾得石印”之故。临平湖又名东湖,是因它在杭城西湖之东边缘故,其地今有东湖街道、东湖村。    历代史籍对临平湖均有介绍,可仔细对照辨析。

北魏时郦道元所著《水经注》,记载的河流水道1252条,其中有关临平湖的记载主要有以下三条:一是《沔水》引阚骃《十三州志》曰:“浙江自临平湖南通浦阳江。”二是《渐江水》:“浙江又东合临平湖。”三是《渐江水》引刘道真《钱唐记》:“(临平湖)上通浦阳江,下注浙江,名日东江,行旅所从以出浙江也。”按照《水经注》所说:“浙江合临平湖经槎渎以入于海,槎渎与临平湖相连,久之江涨遂成平陆。旧称湖大三千余亩。”槎渎,隔上塘河与星桥桐扣相望,稍南即乔司和睦联桥。

《水经注》有关临平湖的记载曾有过争论。临平湖合浙江、通浦阳江,关于这一点,唐宋以前未闻有学者怀疑其真实性。两宋以后,始有人怀疑,如沈谦《临平湖考》所说“湖合浙江、通浦阳,元人褧伯宣及明田汝成、郭绍孔辈皆疑之。”沈谦提到的褧伯宣曾作《浙江潮候图说》;田汝成有“多记湖山之胜,实有关于宋元者为多”的《西湖游览志》;郭绍孔则是熟悉当地掌故的临平人。这几位自然是当时权威。持怀疑态度的尤以毛奇龄《杭志三诘三误辨》为最著名。自毛氏之说一出,全祖望、赵一清等学者均持否定态度,全祖望甚至诋其为“不知而作者,妄为《杭志三诘三误辨》。”毛奇龄认为刘道真“误以临浦为临湖,又误以临湖为临平湖”的说法,实是以今证古的想当然之辞。刘道真、郦道元生活年代均在南北朝时期,临平湖这个地名在此之前已见记载。学者郁震宏认为:实际上,如果按照南北朝时的实际情况,毛奇龄的推论只能作“误以渔浦为阳陂湖,又误以阳陂湖为临平湖”,这样的说法显然是可笑的。唐朝或唐朝以前没有出现毛奇龄所指的“临浦”这个地名,是比较符合文献记载的实际情况的,清代学者李慈铭《苟学斋日记》中也说“西城湖盖即今之临浦,六朝所谓渔浦也”,说明临浦在六朝时也即刘道真、酈道元的时代称作“渔浦”,而不叫临浦。因此,《水经注》文中的“临平湖”断非“临湖”、“临浦”之误,自王祎、张元忭以迄毛奇龄、阮元直的说法是不足信的。

再看看其他史籍对临平湖的记述。

《水经注疏》卷四十谓:“浙江北合诏息湖,湖本名阼湖,因秦始皇帝巡狩所憩,故有诏息之名也。”“亦曰御息湖。在今仁和县东北十八里。浙江又东合临平湖。守敬按:《隋志》,钱唐有临平湖。《元和志》,临平湖在盐官县西五十五里。今仁和县东北五十四里有临平山,湖在山东南五里”。

唐李吉甫写于宪宗元和年间(806-820年)《元和郡县志》明确指出:“临平湖在盐官县西五十五里。今仁和县东北五十四里有临平山,湖在山东南五里”。

成书于北宋政和年间(1111—lll8年) 的《舆地广记》只说:“临平湖在仁和县。”南宋咸淳《临安志》卷之二十四《山川十三》将旧志、题咏罗列:“临平湖,《舆地广记》云:在仁和县。祥符《志》云:在县东长乐乡,周回十里。湖中有白龙潭。《吴志》:赤乌十二年,宝鼎见,因呼为鼎湖。晋武帝咸宁中,彗星孛于角。古者云,吴临平湖自汉末壅塞,至是复开。父老相传,此湖塞,天下乱;此湖开,天下平。又吴郡言临平湖边得一石函,中有小石,青白色,长四寸,广二寸,刻其上,作‘皇帝’字,孙皓于是改元为天玺。晋安帝元兴一年,临平湖水赤,或以为祥瑞。题咏:权德舆《临平湖夜泛》诗:素彩皓通津,孤舟入清旷。已爱隔帘看,还宜卷帘望。隔帘卷帘当此时,惆怅思君君不知。张祜《临平湖》诗:三月平湖草欲齐,绿杨分映入长堤。田家起处乌龙吠,酒客醒时谢豹啼。山槛正当莲叶渚,水塍新擘稻秧畦。人间谩说多歧路,咫尺神仙洞却迷。”

明成化《杭州府志》则称:“旧称湖大三千余亩,今久塞,人家多佃为桑田鱼池。”明嘉靖《仁和县志》卷二封畛·山川:“临平湖在县东北五十四里长乐乡,周围十里。湖中有白龙潭。”“今湖多淤塞,为田亩鱼池。”

清朝初年顾祖禹所撰《读史方舆纪要》指出其方位与大小:“在盐官县西五十五里,溉田三百余顷。”清康熙《仁和县志》卷之三《山川》:“临平湖在县东北五十四里长乐乡,一名鼎湖……湖有四闸,周十余里……今久塞,人家多占为桑田鱼池。(白龙)潭不通湖,无复风涛之险,而湖也不通运河矣。”淸乾隆《杭州府志》记了湖的大致方位及作用:“湖在山东南五里,唐宋时,湖水皆直至山下,南宋为运道所经。”

临平湖在形成之后的数个世纪,其范围并不稳定,几度遭受海侵,如在三国“天玺元年,吴郡言:临平湖自汉末,草秽壅塞,今更开通。”临平湖在汉末已“草秽壅塞”,至天玺元年(276年)再度开通,且有长老相传的故事,可知此前临平湖已经历几番“壅塞一开通”的循环,即一时潮汐退去现出了临平湖,即所谓“湖开”;一时海侵淹没了临平湖,即所谓“湖塞”。陈至德二年(584年),“仲冬朔夜,其镇平沉为湖,约方九里许,居民惊骇。”临平湖再次遭到海侵,连临平也被淹没,转而成为濒海地区。据《临平记》臷:“贞明元年冬十一月,陈临平湖开。”“孙皓丙申之岁,临平湖开。”这是江潮退去又一例。宋宣和七年(1125)临平湖溢,建妙华庵以厌之。这是受江潮入侵的又一例,亦是湖开湖塞的注释。章鸿钊《杭州西湖成因一解》∶“记载之有西湖,虽若始于汉,然其时必随潮出没,潮上而湖没,潮下而湖见,殆犹在若无若有之间。”这话也适合临平湖。

不仅在汉、晋,直至唐、宋,临平湖的湖开湖塞仍在继续。唐时,杭州湾又发生显著变化。由于湾口拓宽,进潮量加大,外海湖流直逼澉浦,折向曹娥江口,受阻折北,射向海宁,因此海岸受冲击增强,海岸大涨大塌达10-20公里。为防江水冲击、侵蚀,自东汉初,土石筑钱塘堤,隋、唐均历经修筑。吴越天宝三年(910年),钱镠上《筑塘疏》说:“民为社稷之本,土为百物所生,圣人云:‘有土斯有财’,此塘之不可不筑二也。”于是在江边筑捍海石塘,用“石囤木桩法”,考古发现钱氏捍海石塘属“竹笼石塘”结构。海塘基础宽25米左右,塘堤高约5米,面宽10米。外坡用“竹笼沉石” 和4排木桩固定基础,并用长近10米的巨木横向捆扎,再用木桩卯住,形成整体,外立“滉柱” 六重交错布列,以抗击汹涌潮水冲击,堤身外再抛石护岸。内坡用木桩、竹篱笆、苇席构成挡土墙,并以巨木橫向加固。

临平湖完全与江海隔离,成为一个內湖。其成形当在此时,即钱镠筑海塘以后,一个约有三千亩大的湖泊。

北宋时临平湖犹为大湖,“波流浩大,每见漂荡。而运河百里,尤辇运省觐之冲,甃叠永和”,就指彼时。江潮冲激的对临平一带影响虽有減少,但仍时有发生。由于自然环境变迁,加之人类活动加剧。临平湖也常因海患而成了“寒浪落时分作荡,新流涨处合作湖”的水乡泽国。其时,湖水皆直至临平山下,南宋为运道所经。北宋端拱元年,(988)临平建镇,执政者为保境安民,于元丰年间(1078年~1085年)和南宋绍定二年(1229年),先后筑起了白龙潭堤和永和堤。“永和塘在仁和县永和乡,地接古鼎湖白龙潭,俗谓之三里险。水势涨溢,一遇卯风震荡,则数百顷中瞬息湮没,乡民患之。绍定己丑,邑士范武倡为义役,捐以助修筑,塘成,岁无水患,邑宰范光命名曰永和堤。”(咸淳《临安志》卷之三十八)许应龙《永和堤记》:“运河有塘,衣带潮水,自帝都东北桥镇薄吴头楚尾,绵亘千余里。关提封者六州,带主管者十县,仁和首当其一。邮递辇运,幢幢旁午。帷永和堤阻鼎湖、白龙潭之险,卯风湍流,夤夕鼓荡,一有线溜,则膏腴数百顷瞬刻就浸,繫欲经久不拔,是岂一日一人之力哉!邑有范、任二君倡为义役,乃悉心讨究,谓土力娄潰于戒也,于是率众僦工,筑以石,桩以松,迄咸二百五十丈,为钱数千缗,范君为费,独当什伍,董视犒赍尤详焉。”两塘的兴建,尤永和塘的筑成,自海宁长安的运河航道始由上塘河西去而抵杭州,漕运往来,客船络绎,成为漕纲运输的主要通道。而且稳定了临平的陆地面积,使临平逐渐兴起,加之所处的地理位置及便利的交通,一跃而为杭州城外著名的市镇。

宋时,临平湖逐渐淤塞,白居易任杭州刺史时,曾经提议决口临平湖,沈谦在《临平记》中引《钱塘湖石函记》的记载:“钱塘湖,一名上湖,北有石函,南有石笕,凡放水溉田,每减一寸,可溉十五余顷,每一复时,可溉五十余顷。自钱塘至盐官界,应溉夹官河田,须放湖水入河,从河入田,脱或不足,即更决临平湖添注官河,则有余矣。若官河干浅,但放湖水注河,可以立通舟楫。”为顺应经济发展,还在临平南开凿了一条东西向的运河,东接长安,流经临平境三公里,西通杭州塘河,即古运河南段,南由支流和睦港通钱塘江,北自龙兴船闸,与镇北下塘河相连。居民不仅饮用称便,还利于商贸货运。为了蓄水利于农事,自东至西筑起了施家堰、吴家堰、费仁堰、梅潭堰、黄家堰、汤家堰,潘公闸、临平闸、小林大闸等,宋庆元元年(1195)冬十一月重修临平石笕,在临平镇中建陡门,接通南北向的下塘河,以利农事灌溉,便利交通,发展经济。

元末起义割据江浙的吴王张士诚,开武林港至江涨桥的新运河后,自长安经临平到杭州的旧河道就不再是主运河,自然影响到临平湖的“运道所经”,面积日益减少。明中叶,临平湖淤塞加剧。湖址在镇东南海宁的姚家埭村与杭县的破箬帽、界牌头两个自然村交界处,即今海宁许巷乡胜利村和余杭南苑东湖村之间。正如沈谦所说“元末多塞为田亩,佃为鱼池。迨夫弘治间,日益淤塞。”“洲中只见风檣出没而无莲花矣。”到了明永乐十一年(1413年),江堤又圮,“临平湖溺死者甚众(且)田庐漂没殆尽。”说明临平湖距钱塘很近,加上江上堤塘不够牢固,若遇大风巨潮,便泛滥成灾。因而,修筑海塘仍为当务之急。清康熙五十九年(1720),海宁、仁和一线海塘受岸崩塘毁的威胁,成为清代防守、修筑的重点,是年,首次在仁和县兴筑鱼鳞石塘,从此修筑不绝。现存的钱塘江海塘(北岸余杭段)为清中期修筑,大体呈东西走向,西至乔司镇胜稼村与江干区九堡镇交界处,东至南苑街道钱塘社区与海宁市许巷镇翁家埠交界处,总长约8000米。塘身采用尺寸基本统一、六面平整的长方形条石(石材有花岗岩、石灰岩、红砂岩等)丁顺上迭,纵横排列,各层之宽度自下而上依次递减收分(下一层比上一层条石内收约8厘米),外观如同鱼鳞,故称鱼鳞石塘。组成最上面一层塘路的条石长约1.45米,宽0.35~0.4米,厚约0.31米,重约350公斤。每两块条石间有长0.16米、宽0.11米的 束腰生铁锭扣榫相连,使得所有条石连成整体。除个别路段因建造房屋或修建公路等被破坏或被掩埋入地下以外,基本保存完整。这一段又被称为“乔司海塘遗迹”。南苑街道万常社区新万村16号民宅前海塘塘面的一块铁锭上发现“钦工”二字,说明这段海塘由官府主持建造。

据上述介绍,可以看出临平湖的变化:远古时,波流浩大,每见漂荡,还处在杭州湾相通的浅海湾之中。秦汉时,联贯成一的大湖逐渐分解成临平湖、槎渎、诏息湖、泛洋湖、西湖等单个湖泊,它们之间距离大约都在十里左右。而这些湖泊旧本合为一流,其水都与江河相通。其范围并不稳定,几度遭受海侵,潮上而湖没,潮下而湖见。唐时,湖在临平山东南五里,周回十里,湖大三千余亩。吴越筑捍海石塘,临平湖始与江海隔离,成为一个澙湖。宋代,江潮冲激仍时有发生,临平湖也常因水患而成了“寒浪落时分作荡,新流涨处合作湖”的水乡泽国。明中叶,临平湖淤塞加剧,浮沙壅塞,小旱輒涸。而至明末清初,已为桑田鱼池,也不与上塘运河相通了。

清朝至民国初年,还留有一片大小不一的池塘,成为塘漾棋布、河港交错的典型江南水乡。

文献中有关临平之记载最早见于3世纪初,然而,无庸置疑的是,临平地区的发展进步自良渚文化时期,即新石器时代晚期就有所体现了,远远超出有明确文献记载的时间范围。

1993年4月,星桥横山出土良渚文化随葬器具多达284件,除一件陶器外,有大小石钺132件,玉器达151件。一级文物的双联玉琮、玉柱形器是良渚文化玉器中之精品,极为珍贵。星桥横山出土良渚文化器皿以来,随着考古工作的开展,良渚遗址群东边的临平遗址群逐渐显现。该遗址群距良渚遗址群仅20公里, 先后发掘了横山、三亩里、后头山、里马墩、玉塘、灯笼山、茅山、玉架山等8个遗址点。依照新近的考古成果,里马墩、玉塘、灯笼山3处遗址点归属于玉架山环壕聚落群。此外,遗址范围经调查还确认张羊年、北横山、大坟前、秕山、临平山东坡、南山、南扒山、毛竹山等8处遗址,分布范围约30平方公里。有学者为此明确提出临平遗址群的概念。

临平遗址群是规模和等级略低于良渚遗址群的次级文化中心,横山显贵墓葬、玉架山环壕聚落群、茅山大型农耕遗迹是其代表性文化内涵,它们反映了良渚时期贵族等级、社会组织结构、生产力发展水平等诸多方面的真实状况。临平山的西、北部地带在良渚文化时期存在过一个较大规模的人口聚集,已进入新石器时代。然而人类尚难于在这里持久生存。考古工作者认为可能的根本原因是水灾。距今5400年前后和4000年前后,由于气候与海面波动引发两次巨大的水患灾害,发掘地层中的海沙堆积表明这种灾害。此时北方正值大禹治水的年代,临平良渚文化大约也在此时突然消失,原土著部族也向他处迁徙。


历史文化

历史文化

历史文化

历史文化

历史文化